原來,是喜歡

 

今天是11月11號,也就是傳說的光棍節。

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這一天在網路上購物的人數比平常大幅提升了許多,而許多購物網也順勢推出了優惠活動……不過後者才是造成人數上升的主因吧…

我也忙碌了一個星期,從接單、確認貨款到出貨,每天不是待在電腦前,就是等快遞公司到家收貨,除去買晚餐的時候幾乎足不出戶,整天在家都快悶死了。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因為,我的職業就是──網拍。

而對我來說,今天就是決戰之日!

仔細一想,這些在光棍節裡閒閒沒事做、大肆採購慰勞自己的,不正是一群光棍嗎?看著驚人的營業額,想想還真是可悲,雖然我自己也是光棍就是了。

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……

畢竟,沒有人會想要當我的朋友。

回覆完頁面上的最後一個問題,我輕輕的伸了個懶腰,還是好痛……長時間坐著果然對腰不好……

「叮咚!」門鈴響了……難道是……是語心姐!

自從搬到這間公寓之後,連鄰居都不太認識,會來按我家門鈴的也只有語心姐了,算是……朋友吧。語心姐是和我長期合作的快遞人員,長的很可愛又很貼心,也蠻會照顧人的,一星期會來收兩次貨……這麼說起來,昨天不是來第二次了嗎?

不過正好,我也想談談時間調動的事。

順手拎起要送給語心姐的一袋糖果,她似乎喜歡吃甜食,這是從上次的閒聊中得知的情報,雖然平常不怎麼吃這類東西,不過既然是網路上一致公認好吃的糖果,語心姐應該也能接受吧,就當作合作以來的謝禮,不過都這麼久了突然送東西會不會很奇怪……

伸手轉動門把,稍微想像了一下語心姐收到時的表情。唔,希望不會被嫌棄…還是在一開門的時候說好了……

將門推開的瞬間,似乎想起忘了某件事……

「語心姐,妳喜歡吃甜食對吧,這是一點小心意,希望妳……欸?」本來鼓起勇氣想要一口氣說完的話,硬生生的斷在空氣中……因為……

語心姐喜歡甜食沒錯,可是站在門外這個人明顯不是語心姐啊!而且還是個男的!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「碰!」原本推開門的右手迅速將門拉回來。

將背向後抵在門版上,腦袋混亂的思考著。

啊啊,好尷尬啊怎麼辦?我居然忘記開門前要先看貓眼了!是鄰居嗎?不對就算是鄰居我也不認識啊!是歹徒嗎?不過門外那個人似乎穿著和語心姐一樣的制服,也是快遞公司派來的人嗎?啊!好亂!不行,我要冷靜!總之,先觀察再說。

「叮咚!」門鈴聲再次響起,這次要先看貓眼!

 

把左眼湊近門上的小孔,透過鏡片看向門外,剛才那個人還在外面,旁邊站著的是……語心姐!

咦?語心姐剛才在外面嗎?先、先開門吧。

再次將門推開,映入眼簾的是笑容可掬的語心姐……還有站在她身後的陌生男子。

「語心姐,妳……剛才……呃……那個……」我支支吾吾、小聲的說著。要問她剛才的事嗎?

「嗨~宇蒼,我又來啦,雖然昨天才來過。今天是順道過來的,想通知你一件事呢,昨天竟然忘了,嘿嘿~」說話的語氣將喜悅之情表露無遺。

「重要的事?」語心姐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。

「嗯……對宇蒼來說應該算是吧,啊!對了,我先跟你介紹這位」語心姐轉身把那位陌生人推到我面前,而他似乎也被語心姐的舉動嚇到「這位是申謙,是從F區那邊新調過來B區的新血呢,以後就由他負責你家附近的單子喔!」語心姐興奮的說著。

我的腦袋卻有點當機,我家附近…也就是說我的也是嗎?換句話說……

「語心姐要離開?」是這個意思嗎?我有點不安的問,如果猜錯就好了…可惜語心姐卻大方的證實我的猜測。

「咦?宇蒼你好厲害喔!我都還沒說出來呢,我是要離開B區沒錯,剛好也有人請調過來,所以我的申請就過啦,嘻嘻,因為我啊……」像是想賣關子一樣的拉長尾音,露出有些得意的笑容「要結婚了!」語心姐大聲的宣佈著。

「……咦?!!!!!」我發出了不敢相信的聲音。

這真是今天最大的驚喜了,比最近這幾天銷售額的成長量還要令我驚訝,這種時候應該要說聲「恭喜」比較好吧。

「呃……那個……語心姐,恭喜了。」也就是說,接下來我要面對新的快遞人員,總覺得有些害怕。不善交際又懦弱的我,總是無法和別人好好相處,除了語心姐對我很好,幾乎把我當弟弟一般的看待之外,沒有人願意當我的朋友,所以我才會如此依賴語心姐吧。

「嘻嘻,謝謝,宇蒼真的好可愛呢。」「欸?」可愛?我嗎?

無視我發出的小小抗議,語心姐轉頭向申謙介紹「申謙,這位就是我之前提過如同我弟弟一般的劉宇蒼,他應該算是這一區你見到最多次的人了,一星期至少兩次以上呢,你們要好好相處喔!」就像姐姐一般的叮嚀著,原來你也是弟弟啊。

「你好,我是申謙。」微笑著把手伸出來,我看著那個笑容愣了一下,才想起要把手伸出去。

指尖碰上的瞬間發出「啪嚓」的聲音,是靜電?嚇到的同時手也向後縮了一下。對面的人……申謙卻好像沒有被電到、手也沒有向後縮,反而更往前的握了上來。

「久仰。請多多指教囉!宇蒼。」望著眼前這個溫暖的微笑,腦袋有些反應不過來,很努力的擠出微笑回應。

收回來的右手上,還殘留著不屬於我的溫度。

稍微交代了下工作上的事,以及一些需要配合調動時間的部分,語心姐放心似的拍拍我的肩,微笑著說了句「你們一定可以相處愉快的」然後準備去跑剩餘的單子,,順便帶申謙熟悉一下附近的路線。

臨走前,語心姐像是注意到了什麼似的,突然看向我的左手,問道「咦?宇蒼,你的手裡拿著什麼啊?我可以看嗎?」包括我在內,三人的視線集中到在我的手上。

「……咦?……啊!」要是語心姐沒有注意到的話,它很可能會被我徹底遺忘吧,之後恐怕也沒有機會再送給語心姐了。一定要送出去。

「呃……這個是我……呃、那個……別人推薦我買的糖果……一點小心意希望語心姐收下!」最後一句幾乎是一口氣講完,而且還有剛認識不久的人在一旁,總覺得很不自在。

「欸?是要送我的嗎?好開心喔!」從我手中接下已經被我握得有點變形的袋子,驚呼「咦?!這不是最近超有名的SUGAR─TWICE的糖果嗎!聽說超好吃的,還沒吃過呢!嘻嘻,謝謝可愛的宇蒼~那,我就當結婚賀禮收下啦!」語心姐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,太好了。回了句「喜歡就好」看著語心姐開著小花似的到一旁打電話給未婚夫,啊!難道說……剛才也是這樣?

這樣就說得通為什麼剛才門外只有申謙一個人了,原來如此。

送走了語心姐和申謙回到屋內後,突然感到一陣不舒服,有些勉強的走回工作桌前,屈膝坐在地板上,將頭埋進雙臂與膝蓋間的空隙,打算當個鴕鳥,卻擋不住只有自己能察覺到因為緊張而產生的急促心跳……

「申謙……嗎?……」我喃喃自語著。

有多久,沒有與別人握手了呢?

 

「……蒼,快點過來啊!你很慢耶!」不遠處的巷口傳來哥哥的聲音,催促我快點跟上。

「等、哈──等我一、下啊……」快喘不過氣了,好難受……儘管如此我還是努力的想追上哥哥的腳步「你不要跑這麼──「軋嘰──」還未結束的話硬生生地被尖銳的煞車聲給打斷「哥、哥……森!」想要出聲叫喚,卻發現自己連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……

森,等等我。

「!」我猛地睁開眼,滿頭大汗的從床上坐起。「呼──」深呼吸了幾下,等到情緒比較緩和之後,倒了杯水喝下「唉……」最近一直出現這樣的夢,明明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了,每次總是心有餘悸,哥哥他……森……是因為我,死的應該是我才對……

今天還是得工作。

強打起精神,稍微活動了一下肩頸和手指,準備開工!

熟練地在鍵盤上回覆買家的問題,再彙整一下訂單、商品,看似簡單的例行公事卻依舊讓我忙到中午。

直到胃發出不滿的抗議聲,才想起我連早餐都還沒吃。

匆匆泡了碗麵,又坐回桌前繼續未完成的工作。嗯,下午只要等申謙過來就行了吧,上次買給語心姐的糖果好像還剩下一些,不知道他喜不喜歡……

「啊!對了,今天是星期三……」明天才是收貨日,還有一天啊……不對!我在失望什麼!對了,一定是因為這幾天的訂單比較多,佔了太多空間很礙事,想要趕快清出去罷了!沒錯,一定只是這樣!

不過距離第一次見面,我們也合作快兩個多月了,每次申謙來的時候,說話、動作都非常的溫柔,臉上依然掛著第一次見面時,那個笑容……

「哇啊啊啊──我到底在想什麼啦?只、只是因為他和語心姐一樣,笑起來很溫暖罷了,才沒什麼特別的!」沒錯!只是因為我不常與他人接觸,才會去特別注意這種理應稀鬆平常的善意。畢竟,自從雙胞胎的哥哥去世之後……

啊啊──工作工作!用冷水拍了拍微紅臉頰,再次專注於螢幕前。

 

夕陽的餘暉照進屋內,已經偏暗的光線提醒我現在的時間,原來已經這個時候

了啊,也該去買晚餐了。我看看……冰箱裡還有……順便去一趟超市好了。

在巷口的小麵攤解決了晚餐之後,當作飯後運動散步至附近的大型超市,反正下午一口氣處理了很多單子,不用急著回去也沒關係,不過這個時間,等一下會有大量的下班人潮,還是快點買完吧。

默默的蹲在開放式冰箱與貨架的角落。嗯……要挑哪一盒蛋比較好呢?上次好像是買這牌的,可是那牌現在比較便宜……

「嗨!宇蒼!好巧喔,在這裡遇到你!」右肩冷不防的被拍了一下,讓我嚇的往左邊退開,肩膀卻撞上一旁的貨架。

「好痛!」「小心!」伴隨著警告聲而來的是一雙溫暖而有力的手臂,將我攬在懷裡,還有一些上層貨物掉落地面的聲音;看著那些掉到地面的東西,以及左肩隱隱傳來的疼痛,都告訴我剛才的事是真的,而我現在……正被人抱在懷裡保護著……

咦欸!!!!!!什、什麼?現在是什麼情形?好像是對方保護了我……等一下!不對啊!本來就是他害我嚇到才會撞到貨架的啊!不對!冷靜點!現在的重點是他是誰啊!咦?

「申、申謙?!」申謙怎麼會在這裡!而、而且現在、現在他……

等到貨架穩定了點之後,申謙才把我放開「抱歉宇蒼,我沒想到你這麼容易被嚇到,是我不對。」

申謙苦笑著跟我道歉,我卻不敢正眼看他,耳朵開始滾燙了起來,應該很紅吧。雖然可以用頭髮擋去大半,卻擋不住不自在的感覺,為什麼我會有這種反應?不過既然都遇上了,也只能打招呼了吧。

「呃……嗨!申謙……那個,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帶著有些緊張的心情問著。奇怪?我幹嘛緊張啊?申謙又不是陌生人,我要冷靜……要冷靜……

「就今天提早下班,想說順道過來買些東西啊,沒想到會看到你,想跟你打聲招呼,結果就變成這樣了……對不起……」我趕緊搖搖頭「沒、沒事啦,只是我自己太、太經不起嚇了而已……不、不過,這麼說來,申謙你也住在這附、附近?」一邊談話的同時一邊把剛才掉下來的東西放回去,幸好都是些零食之類的東西,沒有造成太大的破損與騷動「嗯啊,不過我住的那幢大樓跟你家是反方向呢,在三前路那邊,不過也還算近就是了。」「原來如此。」那的確蠻近的,不過眞的是那種走的路完全不會碰上的反方向呢。

「唔!」把一包餅乾放回最高的架子上時,左肩傳來一陣熱熱的痛,差點都忘了自己剛才大力的撞上貨架……

「怎麼了?啊!你剛才撞到了吧!我看看。」聽到我的聲音而轉過頭來的申謙,伸手過來,想要檢查肩上的傷勢。

「不、不用了,我沒、沒事……」我趕緊用另一隻手護住自己的領口,不讓他把衣服往下拉。

「可是說不定都已經瘀青了,不行!一定要擦薬!是我造成的,我會負責,等一下買完東西就去你家上藥吧。」申謙用著看似溫柔實則不容拒絕的語氣,聽起來沒什麼問題,可是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……

「等、等等一下!擦薬的話,我、我自己來就、就可以了……」讓申謙進到家裡什麼的,怎麼想都不對啊!

「可是,宇蒼你……自己應該碰不到吧,就算是看著鏡子也不容易完全擦到那邊吧。」申謙略顯無奈的說著。

怎麼可能!不過是另一邊的肩膀,我怎麼可能碰不到!把手抬起來試了一下……還真的碰不到!而且硬拉的話右手也會很痛……難道說,是職業病?

「所以我說你……還是讓我幫你擦吧。」現在好像也沒有其他方法了……只能妥協了嗎?

在幾番的掙扎之下,我還是答應了。

開門前,還是猶豫了一下。現在的話,還來得及,要拒絕嗎……不過肩上的痛楚並未隨著時間流逝而消失,反而有加劇的傾向,我咬牙忍著……算了,不過是幫忙擦薬罷了,沒事的。沒事的……

 

大而溫暖的手輕柔的將我的上衣掀至肩膀,背部接觸到冷空氣讓我冷的發抖「很冷嗎?我會盡量快點,要抹下去了,忍耐一點。」申謙哄小孩般的說著,擠出一些透明的藥膏在厚實的掌上,揉上左肩的大片瘀青「嘶─」我痛的出聲,但馬上咬著下唇忍住「很快就好了,再忍耐一下喔。」我搖搖頭表示沒事,帶有一點薄繭的手掌在瘀青處揉著,恰到好處的按壓,很小心的控制著力道,也因為這樣我才能一直忍著,卻還是無法不去注意身後的那隻手,以及那個人。

「好了,這樣就好了……宇蒼……你,在怕我嗎?還是,你討厭我?身體微微的發抖著,卻不知道是因為太冷,還是因為……

申謙。

背後的人輕聲的問著,語氣透露出一絲淡淡失望,但我卻無法回應這個問題,因為,就連自己也不知道啊。

我默默的將衣服穿好,卻未轉過身,放任沉默充斥在我們之間,身後傳來移動的聲音,也對,只要我不回話,他就會認為我很莫名其妙、很討厭吧,自己就會離開,就什麼事也沒有了。不要理我不是很好嗎?反正,我本來就令人討厭吧,像其他人一樣離開早就該死的我……為什麼,還要問這種混亂我思緒的……

!」一陣暖流從後頸傳來,轉頭卻發現申謙蹲在身後「冷了吧,喝杯熱茶」掛著有點惆悵的微笑。

為什麼,是那種表情?為什麼,要露出那種笑容?

接過杯子啜飲,正想說聲謝謝時,申謙開口了,說著我怎麼也不相信的話「沒想到,還沒喜歡上,反而先被討厭了啊。」

「什……」「你一定會嚇到吧,」無視於我的反應,自顧自的說了下去。

「也對,無論是誰都會有這種反應吧,不過……」自嘲一般的說著,為什麼要對我說出難以理解的話。

「沒想到被討厭了呢,但,我是真的喜歡著你喔,宇蒼。」為什麼啊,我不明白。

「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歡了。」這些話,說了也不會有好處啊。

「就算你討厭我也沒關係,」為什麼會……

「只要像現在這樣,讓我喜歡你就夠了。」喜歡上我?

「時間不早了,我先走了,晚安,宇蒼。」起身摸了摸我的頭當作告別,說了這麼多奇怪的話,也不問我的感受,這樣就要離開了嗎?

「並……不…厭……你……」手突然自己動了起來,拉住申謙的衣角「……宇蒼你……」申謙略顯驚訝的看我,我不知道為何要這麼做,也不知道到底為什要說些連我都摸不著頭緒的話,只有一股不好的預感,非得今天解釋清楚不可!

「我、我說──我不討厭你!」幾乎用盡了全部的力氣喊出來,我害怕的緊閉著眼,不敢去看申謙的表情。

「……那、你,喜歡我嗎?」聽到問題再度睜眼時,溫暖的微笑再次綻放在眼前。

「……我、我……不知道……對不起。」看著那樣的笑容,我不知該如何回答,我不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,我不知道……

「是嗎,沒關係。聽你這麼說我就很開心了,已經晚了,我今天先回去,明天還是會過來收貨。早點睡吧,晚安,宇蒼。」申謙微笑著,低下身在我的額上,落下一吻。

而那一刻起,似乎有什麼東西……變的不一樣了……

 

 

 

常常想到他──

期待見到他──

和他單獨相處時會感到緊張──

不想看到他露出失望的表情──

……

不想離開他。

 

 

而這樣,是否叫做喜歡?

 

我想,是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後記

這是短篇,大約快六千字

為了學校的作業而出來的產物,也是米希值得紀念的第一篇原創bl(呀呼~

只不過是因為來不及打同人的情人節賀文吧

沒有意外的話,會有長篇的版本出現,嗯,沒有意外的話啦

雖然看起來跟情人節一點關係都沒有,但是裡面的時間眞的在情人節附近喔!

感謝看到最後的你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米希的翼世界 的頭像
米希的翼世界

米希@Mishi~

米希的翼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